欢迎访问7天职称论文网! 

热点推荐词:

职称论文发表范文

商业信用、创新投资与企业风险控制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05-27 15:48:01    

摘  要:作为由产业链关系形成的非正式融资工具,商业信用既有发挥资源配置功能的空间,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财务风险。对于存在创新投资的制造业企业而言,商业信用产生的财务风险需要得到有效控制,以保证研发投入的持续性。基于这一思路,使用2007—2020 年中国上市公司样本,分析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在财务风险控制上的协同效应,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产业链背景产生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创新投资型公司使用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总体低于非创新投资型公司,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投融资能够在控制财务风险上形成协同效应; 而企业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关联交易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这种协同效应。

关键词:商业信用;创新投资;财务风险;关联交易

中图分类号:F83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747X(2022)05-0022-08

引   言 

在产业升级的背景下,技术创新已逐渐成为我国制造业企业的核心活动之一。对于大量制造业企业而言,可靠连续的创新投资是保证技术创新发展的基础。但在一般制造业企业中,既要维持对产业链上下游的经营活动,又要在外部资源有限的情形下保证研发投入,这需要维持两者在使用企业财务资源上的平衡。而研发投入在企业的费用和资产中占有的比重逐渐增大,与企业其他资产的运营必然产生财务资源的争夺,甚至可能产生财务风险的“共振”,加大企业陷入财务危机的可能[1]。因此,在技术创新的背景下对企业财务风险的控制,不仅是企业层面上的财务策略问题,也是产业和宏观层面上优化创新投资生态的重要内容。

在制造业企业的产业链关系中,企业对上下游的商业信用能够避免企业与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因而实现非正式融资功能,这一现象一直被广泛关注。2007 年我国颁布实施《物权法》以来,企业商业信用资产法律地位的确立,扩展了商业信用应用空间,使其成为制造业企业重要的融资活动。对于创新型企业而言,外部资源的作用并不能持久,持续的创新投资仍然依赖企业内部融资资源2。创新企业的新产品与新技术的市场化需要与产业链上下游保持密切关系,因此在上下游市场关系稳定的情形下,企业商业信用可能成为创新投资的资金来源之一,输出的商业信用也成为重要投资。企业与上下游绑定较深的商业信用可能产生财务风险,并对技术创新活动造成潜在隐患。

基于以上思路,本文以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为基础,利用中介效应与交互项效应对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间的互动效应展开分析。

一、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一)商业信用的融资特征与创新投资的风险: 协调与共振

商业信用在供应角度上源于供应商实现财务管理目的的需要[3];融资条件有限的买方很难获得正式融资,但和供应商的关系使其能够相对简便地获得商业信用[4],这使得买方有动机使用商业信用替代银行信用,并据此进行最优融资决策5。实证表明,商业信用存在潜在的利率、期限等“契约条款”,已接近正式融资6。制造业企业与产业链的联系,使商业信用形成了两种效应:一种是从产业链上游获得的商业信用能够作为非正式融资,对企业创新投资产生支撑效应;另一种是对产业链下游输出的商业信用成为一种金融性投资,因而获得额外的财务效应。

成熟制造业企业进行技术创新时,需要考虑研发投入与商业信用的关联。从融资替代的角度上看,企业技术创新对内源融资有长期的需求,公司内部现金流对创新投资的支持力度甚至超越了股票发行、政策支持等[2],这使得商业信用融资对研发投入产生积极影响[7-8]。从作用机制上看,商业信用融资能够加快资本结构动态调整速度,这对内源融资依赖度很高的创新投资是一种积极力量[9]。有证据显示,在内部的融资策略因素和外部的宏观经济政策、产业组织等因素的影响下,商业信用对创新投资形成U 型的非线性影响效应[10]。当商业信用被视为专用性资产时,如果对其隐含的财务风险进行控制,能为企业财务战略服务[11]。因此对商业信用的管理,可能成为创新投资促进政策的重要方向。

从商业信用输入的角度上看,这种融资方式体现了企业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当商业信用作为短期融资手段的时候,企业如果对其依赖度过高, 会使得负债结构发生变化,可能陷入“短贷长投”的风险12-14。创新投资活动的高风险性使企业更倾向于稳定的融资来源,这意味着商业信用融资对创新投资产生支持作用的同时,也可能产生新的财务风险。不过,由于其产品在工艺和市场上的独特性,创新企业往往与上下游的购销关系都比较紧密15,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商业信用作为融资来源的不稳定性。

由此建立备择假设1 如下:

假设1a:企业商业信用输入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财务风险,而创新投资缓解了商业信用输入的财务风险。

假设1b:企业商业信用输入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财务风险,而创新投资加剧了商业信用输入的财务风险。

而从输出的角度上看,商业信用也可以被看作制造业企业的投资渠道之一。国内证据表明,拥有多余融资资源的企业都有输出商业信用的倾向,在宏观上甚至形成银行信贷资源的二次配置效应[16]。在我国《物权法》实施生效的基础上,企业逐渐根据法律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管理自身的商业信用输出[17]。对于融资条件较好的企业,对产业链下游输出商业信用实质上成为一种投资。由于产业链上下游的密切联系,企业对下游的商业信用可能隐含高于金融市场的实际收益率[15],这凸显了企业输出商业信用的金融资产属性。

因此,企业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输出的关联,实质上是具有金融属性的投资与创新投资在使用企业财务资源上的协调。市场均衡状态下的商业信用是买卖双方在产业链中根据自身实力议价形成的交易契约[18]。有证据表明,企业输出商业信用的同时也抑制了代理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财务风险[19]。这表明创新企业也需要协调商业信用输出与创新投资的关联,以控制企业财务风险。

由此建立以下假设:

假设 2:商业信用输出与创新投资能够共同降低企业的财务风险。

(二)关联交易视角下的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 产业链整合的协同效应

从上文分析中可以看出,商业信用可以被看作企业基于自己在产业链上的位置而拥有的融资来源和投资工具。无论是从融资角度上可能出现的“短贷长投”效应,还是作为企业资产带来的投资风险, 都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关联。当商业信用成为企业的重要融资方式时,产生上下游特征对商业信用在创新投资中发挥的作用就会产生实质性影响[20]。因此,要实现两者的风险协调,必然需要维持产业组织的稳定性。对此,我国制造业企业有相当一部分商业信用来自企业对关联方的交易,实质上形成了企业集团整合产业链上下游的背景,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在财务风险上的协调可能因此而得到加强。

当创新企业与上下游厂商成为企业集团的一部分时,企业使用商业信用进行的投融资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企业集团内部资金流动的方向。由于企业集团成员企业通过各自在经营和财务上的管控,实现协同管理21,使得企业集团实现整体上负债风险控制和投资机会共享22。来自海外的证据显示, 企业集团内商业信用能够对企业的投资、杠杆和股东收益率产生正向的影响23,这表明关联交易能直接影响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两者的财务风险效应。

由此建立以下假设:

假设3:存在关联交易的情形下,商业信用输入与创新投资的共同运行会提升财务风险,而商业信用输出与创新投资的共同运行会降低财务风险。

二、研究设计与数据描述 

(一)实证模型

根据上文的分析思路与研究假设,本文针对创新企业的商业信用活动与创新投资活动复合作用下的财务风险效应展开分析,构建结构模型如下:

Friskit=β0+β1*TCit+∑k βk*Control+β2*Industry+εit1

Friskit = β0 + β1*TCit + β2*RDit +∑k βk*Control + β3*

Industry+εit                                                                                                                                           (2)

RDit = β0 + β1*TCit + ∑k βk*Control + β2*Industry + εit3                              

    模型1)—(3的检验目标是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以及创新投资在其中发挥的中介效应。在此基础上,为全面检验创新投资活动发挥的作用,同时使用模型4对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的交互项效应进行检验:

Friskit  = β0  + β1*TCit  + β2*RDit  + β2*RDit*TCit  +

∑k βk*Control + β3*Industry + εit                                                                      (4)

(二)被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

根据上述结构模型,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的设定如下:

财务风险(Frisk):由于中国上市公司的估值偏差,借鉴非上市企业的相关研究[24],使用修正Z-score衡量财务风险,具体算法为:修正后 Z-score=(1.2× 营运资金+1.4×留存收益+3.3×息税前利润+1.0×销售 收入)/总资产。Z-score 值越大,企业财务风险越低。创新投资(RD):采用研发投入对营业收入的比例加以衡量。

商业信用(TC_in,TC_out):考虑结构模型中商业信用的企业融资资产内涵,借鉴以往商业信用分析模型的做法,区分商业信用输入与商业信用输出。其中,商业信用输出(TC_out)的代理变量根据《企业会计准则》中的相关应收与预付项目的总资产比率形成;商业信用输入TC_in则由应付和预收项目的总资产比率形成。

(三)控制变量

借鉴以往财务风险分析与技术创新相关研究的实证模型,本文在实证中使用上市公司的资产规模size、利润率ROA、杠杆率Lev、营业收入规模Income、经营现金流CFop等作为控制变量,并根 据中国证监会2012 年修订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确定的二级行业分类设置虚拟变量以控制产业上的差异。

(四)数据描述

本文根据 2007—2020 年我国上市公司基本财务数据,以及Z 指数、研发费用和关联交易的相关数据,最终共形成由44 405 个公司年度样本构成的非平衡面板,上述数据均来自 Wind 金融数据库。在数据中剔除了金融业和房地产业的样本,以及被特殊处理(ST 或*ST)的公司样本。所有连续型变量都经过首尾 1% 的 Winsorize 处理,具体描述如表 1 所示。

三、实证结果分析 

(一)创新型企业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

由于“短贷长投”的债务期限错配是商业信用形成财务风险的主要原因,因此在分析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的风险冲销关系时,首先使用模型(1)分析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在表2 的结果中,第(1)—3列展示了商业信用输入TC_in对财务风险指数Frisk的效应显著为负,表明从供应商输入商业信用的活动显著提升了公司财务风险。其中,第2列显示存在研发投入的企业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与第3列展示的无研发支出企业的财务风险效应在显著性上基本相当。第4列展示了商业信用输TC_out的财务风险效应显著为正,表明向下游 企业提供商业信用的活动显著降低了企业的财务风险。作为进一步的证据,第5列显示,对于存在研发投入的企业,商业信用输出的财务风险效应显著为正,而第6列显示,无研发投入的企业商业信用输出的财务风险效应不显著。 

表1    描述性统计

 

变量名

样本数

均值

中位数

标准差

变量解释

Frisk

44   405

1.428

1.448

0.969

财务风险:采用修正Z 指数,指标说明详见正文。

RD

44   405

0.037

0.031

0.044

创新投资=研发支出/营业收入

TC_in

44   405

0.182

0.142

0.186

商业信用输入=(应付账款+应付票据-预付账款)/总资产

TC_out

44   405

0.225

0.186

0.266

商业信用输出=(应收账款+应收票据-预收账款)/总资产

Size

44   405

12.19

12.10

1.470

企业规模=ln(总资产/10000)

Lev

44   405

0.440

0.434

0.207

杠杆率=总负债/总资产

ROA

44   405

6.867

5.775

8.527

总资产净利润率=净利润/总资产

Income

44   405

21.03

20.89

1.493

收入规模=ln(营业收入)

CFop

44   405

0.0629

0.0569

0.0848

现金流=经营净现金流/总资产

 这表明,在创新企业中,输入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与一般企业并无显著区别,而输出商业信用显著缓解了财务风险。由此可见,在创新投资的背景下,输入商业信用为企业同时带来了融资与财务风险,但创新投资背景本身并没有缓解这种财务风险;而商业信用输出活动对创新投资企业而言却成为一种有效的财务风险缓解机制。为进一步分析创新企业背景在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中发挥的作用,表3 针对研发投入大于0 的样本,使用模型(2)—(4)进一步检验。从第(1)—(2) 列的结果可以看出,创新投资(RD)对Z 指数有显著正向效应,表明对财务风险的显著降低;结合表2 结果可以看出,创新投资在商业信用输入与财务风险之间发挥的中介效应并不显著,但第3列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输入的交叉项效应显著为正;第4)—5列的结果显示,商业信用输出TC_out对创新投资影响不显著,但企业商业信用输出TC_out对创新投资有显著的正向效应。结合表2 的结果,将创新投资作为中介变量进行Sobel 检验,z 值为8.606表明创新投资在商业信用输出的财务风险效应中产生的中介效应显著,而第6列中创新投资对商业信用输出的交叉项也显著为正。 

表2 创新投资背景下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1)


(1)

(2)

(3)

(4)

(5)

(6)

Frisk

Frisk

Frisk

Frisk

Frisk

Frisk

全样本

研发投入>0

研发投入=0

全样本

研发投入>0

研发投入=0

TC_in

-0.449***

-0.463***

-0.468***




(-11.67)

(-14.45)

(-4.62)




TC_out




0.153***

0.171***

0.0487




(6.31)

(7.92)

(0.64)

Size(t-1)

-0.649***

-0.667***

-0.513***

-0.681***

-0.707***

-0.537***

(-46.99)

(-48.93)

(-15.85)

(-48.35)

(-50.54)

(-16.38)

Lev(t-1)

-1.224***

-1.085***

-1.568***

-1.330***

-1.201***

-1.686***

(-25.54)

(-30.07)

(-14.22)

(-28.82)

(-35.30)

(-15.59)

ROA(t-1)

0.0326***

0.0322***

0.0245***

0.0327***

0.0321***

0.0251***

(35.39)

(38.62)

(8.81)

(35.68)

(38.49)

(9.04)

Income

0.699***

0.684***

0.694***

0.735***

0.729***

0.721***

(49.18)

(48.15)

(25.03)

(50.19)

(49.93)

(25.53)

CFop

1.476***

1.506***

1.151***

1.611***

1.684***

1.161***

(22.59)

(24.16)

(7.23)

(23.45)

(25.49)

(7.12)

产业与年度FE

_cons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5.692***

-5.086***

-7.211***

-6.013***

-5.497***

-7.467***

(-35.25)

(-34.71)

(-20.15)

(-35.74)

(-36.29)

(-20.57)

N

44405

36093

8312

44405

36093

8312

F

1078.6

985.0

156.9

1060.4

966.8

153.8

R2

0.658

0.684

0.598

0.654

0.680

0.593

注:括号中为t 值,*、**、***分别代表p 值在0.1、0.05 和0.01 水平上显著。本表t 值采用在上市公司层面clustering 稳健方差

表3 创新投资背景下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2)

 


(1)

(2)

(3)

(4)

(5)

(6)

Frisk

RD

Frisk

Frisk

RD

Frisk

TC_in

-0.462***

-0.00196

-0.522***




(-14.42)

(-0.74)

(-12.32)




TC_out




0.168***

0.0067***

0.120***




(7.78)

(3.13)

(3.96)

RD

0.500***


0.291

0.470***


0.220

(3.25)


(1.64)

(3.11)


(1.08)

TC_in* RD



1.154**






(2.11)




TC_out*RD






0.754**






(2.09)

产业与年度FE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N

36093

36093

36093

36093

36093

36093

F

974.2

369.5

962.8

956.0

371.0

944.8

R2

0.684

0.448

0.684

0.680

0.449

0.680

注:括号中为t 值,*、**、***分别代表p 值在0.1、0.05 和0.01 水平上显著。本表t 值采用在上市公司层面clustering 稳健方差。节约篇幅起见,控制变量的结果未予显示 

由此可以看出,企业创新投资活动对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存在复合影响效应。从总体上看,商业信用输入带来的财务风险在创新型企业中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但是随着创新投资规模的增大, 商业信用输入的财务风险有所降低,这体现了商业信用对创新投资的融资支持。而从另一面看,商业信用输出对财务风险的缓解效应在创新企业中得到了加强。这表明创新投资活动对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产生的影响有所差异。企业对产业链上游的商业信用融资与研发投入之间的协同效应并不明显, 但仍有所体现;企业对产业链下游企业的商业信用却能够与研发投入之间形成显著的冲销,缓解自身财务风险。

(二)关联交易背景下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的交互作用

创新投资的中介效应和交互效应体现了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活动在冲抵企业风险上的积极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商业信用输入与输出呈现出相反方向的财务风险效应,表明企业对产业链上下游关系中商业信用风险效应存在根本差异。如果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商业信用背景发生变化,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的关联也可能产生调整。由此,表4 针对具有关联交易背景企业的商业信用与研发投入的交互效应展开分析。Panel A根据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对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进行了分样本检验。其中,第1)—(2列显示, 存在向关联方购买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中,商业信用输入TC_in对财务风险Frisk的效应显著为负,提升了财务风险,且略高于没有向关联方购买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结果;第3)—(4列则显示,存在向关联方销售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中商业信用输出TC_out对财务风险的效应显著为正, 降低了财务风险,且效应高于没有向关联方销售商品的样本结果。Panel B 使用相同的分样本检验了研发投资对商业信用财务风险的交叉项效应。第1)—(2列显示,存在关联交易买入样本中,交叉项效应显著为正,在其余样本中不显著;第3)—4)列显示,存在关联交易卖出的样本中交叉项效应不显著,其余样本中交叉项效应显著为正。

综合表4 的实证结果可以看出,创新型企业的关联交易背景对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这主要表现在商业信用的输出部分, 而在商业信用的输入部分则不明显,后者的财务风险效应甚至略有加强。交叉项效应表明,在有关联交易背景的企业中,研发投入的增加能够有效地缓解商业信用输入带来的财务风险增长,但对商业信用输出的财务风险效应产生缓解作用的情形主要出现在没有关联交易背景的企业中。

4 关联交易背景下创新型企业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


(1)

(2)

(3)

(4)

Frisk

Frisk

Frisk

Frisk


有关联交易买入

无关联交易买入

有关联交易卖出

无关联交易卖出

Panel  A:关联交易下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

TC_in

-0.470***

-0.451***



(-7.41)

(-12.88)



TC_out



0.230***

0.157***



(5.01)

(6.63)

产业与年度FE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N

7831

28262

7889

28204

F

206.5

783.4

213.7

756.3

R2

0.669

0.687

0.678

0.680

Panel  B:关联交易下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的交叉效应

TC_in

-0.596***

-0.484***



(-7.38)

(-10.50)



RD

-0.175

0.312*

0.444

0.0767

(-0.44)

(1.66)

(1.12)

(0.35)

TC_in* RD

3.070***

0.636



(2.72)

(1.05)



TC_out



0.209***

0.0898***



(3.46)

(2.69)

TC_out* RD



0.224

0.989**



(0.30)

(2.54)

产业与年度FE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N

7831

28262

7889

28204

F

202.2

765.2

208.6

739.2

R2

0.670

0.687

0.678

0.680

注:括号中为t 值,*、**、***分别代表p 值在0.1、0.05 和0.01 水平上显著。本表t 值采用在上市公司层面clustering 稳健方差。节约篇幅起见,控制变量的结果未予显示 

关联交易背景下创新投资与商业信用的互动也表现在中介效应上。表5 以存在研发投入的企业为样本,分析关联交易背景下商业信用对创新投资的影响效应。其中第(1)—(2)列显示,向关联方购买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中,商业信用输入(TC_in)对研发投入(RD)的效应显著为正,而在没有购买关联方商品的样本中,商业信用输入的效应不显著;第3)—(4列的结果显示,存在向关联方存在销售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中,商业信用输出TC_out对研 发投入的效应显著为正,而没有向关联方销售商品的上市公司样本中该效应不显著。

上述结果表明,关联交易背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商业信用对创新投资的积极影响。结合表4 的结果,在第(1)列和第(3)列的关联交易样本中进行中介效应检验,创新投资在商业信用输入对财务

表5 关联交易背景下商业信用的创新投资效应

 


(1)

(2)

(3)

(4)

RD

RD

RD

RD


有关联交易买入

无关联交易买入

有关联交易卖出

无关联交易卖出

TC_in

0.008*

-0.004



(1.92)

(-1.33)



TC_out



0.0196***

0.0036



(5.76)

(1.56)

产业与年度FE

控制

控制

控制

控制

N

7831

28262

7889

28204

F

88.62

271.4

87.23

279.6

R2

0.465

0.438

0.462

0.443

注:括号中为t 值,*、**、***分别代表p 值在0.1、0.05 和0.01 水平上显著。本表 t 值采用在上市公司层面clustering 稳健方差。节约篇幅起见,控制变量的结果未予显

风险的效应中Sobel z 值为2.285,在商业信用输出对财务风险的效应中Sobel z 值为2.647,均有一定的显著性。由此可以看出,在关联交易背景下,创新投资对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产生的缓解效应主要出现在商业信用的输入方向;而在商业信用的输出方向,交叉项效应的显著性较弱而中介效应显著性较强。这表明在关联交易背景下,企业从上游输入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能够形成良性互动,而对下游输出的商业信用的影响则不确定。

(三)稳健性检验

在影响主要结论稳健性的因素上,主要来自两个方向:一是在商业信用的财务风险效应检验中,商业信用与财务风险在代理变量的选择上存在一定的内生性;二是在关联交易、创新投资存在一定数量的零值样本,企业影响两种活动的因素可能使得样本选择中存在处理效应,进而影响部分总样本和分样本实证结果的稳健性。对于代理变量的内生性,通过使用FE、2SLS 和GMM 等模型进行检验,结果与文中一致;对于样本选择的处理效应,根据企业是否参与关联交易、研发投入活动设置虚拟变量,再使用Logit Probit 模型并进行倾向得分匹配(PSM)处理,匹配样本的检验结果与原结论一致。

四、结论与对策建议 

创新投资活动往往受到企业自身融资条件和外部环境的约束,对于一般企业而言,充分使用内部融资资源,并协调创新投资与其他投资的关联,是支撑研发投入的基础[25]。由于制造业企业的商业信用与自身在产业链上的经营活动直接相关,商业信用与研发投入能否有效协调,不仅意味着企业能否在既有经营背景下挖掘自身财务资源推进创新投资,更重要的是能否根据自身的产业背景,形成长效的创新投资策略。由此,本文从财务风险的角度出发,对商业信用与技术创新活动之间的关系展开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引入关联交易背景进一步分析,对于制造业企业创新投资活动的财务效应构建了较为务实的分析模式。

根据商业信用的内涵和在制造业企业中运转的逻辑,商业信用与创新投资的协调在实证结果中表现出一定的复合特征:一方面商业信用作为企业的融资资源对创新投资的实际支撑作用有限,而且这种融资方式带来的财务风险在创新企业中有增加的趋势,但创新投资规模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种财务风险,实现了商业信用融资与创新投资的协调,而关联交易背景也对两者的协调产生了积极作用;另一方面,对下游的商业信用作为投资方式时,创新型企业中的商业信用输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化解财务风险。

上述结论对企业创新投资策略与创新投资促进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启示。由于技术创新投入大且投资风险高,制造业企业的创新投资需要保证持续的研发投入,并且同时控制企业财务风险。对于大多数处在技术升级中的制造业企业,由于没有充足的政策补贴资金和外部风险投资,在研发投入中控制财务风险就显得尤为关键。在企业层面上,将商业信用作为投融资方式进行管理,使其与研发投资策略有效结合,并合理利用企业集团背景的影响力,能够有效地实现风险控制目的。随着《民法典》物权篇的颁布实施和商业信用资产的法律效力影响逐渐深入,探索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商业信用的管理细则,将成为促进制造业企业技术创新的重要政策方向。 

参考文献:

[1]刘柏,琚涛. 资产金融化、研发创新与财务风险:“共振”抑或“冲销”[J]. 财经科学,2019(10):20-29.

[2]Brown J R , Fazzari S M , Petersen B C. Financing Innovation and Growth:Cash Flow,External Equity,and the 1990s R&D Boom [J]. Journal of Finance,2009,641151-185.

[3]Mian S L,Smith. Accounts  Receivable  Management  Policy :Theory and Evidence J. Journal of Finance1992471169-200.

[4]Biais  B,Gollier  C.  Trade  Credit  and  Credit  Rationing[J].The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1997104903-937.

[5]Burkart M, Ellingsen T. In-Kind Finance :a Theory of Trade Credit [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4,943569-590.

[6]Klapper  L,Laeven  L,Rajan  R.  Trade  Credit  Contracts[J].The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2012253838-867.

[7]梅丹,程明. 商业信用融资、客户集中度与企业研发投入J. 经济与管理评论,20215139-149.

[8]姚星,杨孟恺,李雨浓. 商业信用能促进中国制造企业创新吗?[J]. 经济科学,2019(3):80-92.

[9]安素霞,刘来会. 金融资产配置、商业信用融资与资本结构动态调整速度[J]. 现代财经,2020(4):45-63.

[10]于波,霍永强. 商业信用与企业创新多多益善还是适可而止?[J]. 现代经济探讨,2020(5):88-98.

[11]王鲁昱,李科. 供应链金融与企业商业信用融资:基于资产专用性的分析视角[J]. 财经研究,2022(1):1-15.

[12]赖黎,唐芸茜,夏晓兰. 董事高管责任保险降低了企业风险吗?——基于短贷长投和信贷获取的视角[J]. 管理世界,2019(10):160-171.

[13]王百强,鲍睿,李馨子. 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压力与企业短贷长投[J]. 会计研究,2021(7):85-98.

[14]钟凯,程小可,张伟华. 货币政策适度水平与企业“短贷长投”之谜[J]. 管理世界,2016(3):87-98.

[15]Cunat V. Trade Credit :Suppliers as Debt Collectors and Insurance Providers[J]. The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2007,20(2):491-527.

[16]王彦超. 金融抑制与商业信用二次配置功能[J]. 经济研究,2014(6):86-99.

[17]余静文,李媛媛,李濛西.《物权法》实施对企业商业信用的影响:基于供应链上下游机制视角[J]. 金融经济学研究,2021(3):76-90.

[18]Fabbri D, Menichini A M C. Trade credit , collateralliquidation and borrowing constraints J.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103413-432.

[19]王贞洁,李真真.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商业信用再配置的经济后果:“锦上添花”抑或“雪中送炭”[J].  商业研究,2019(11):12-22.

[20]韩忠雪,段丽娜,高心仪. 供应商集中度与技术创新:基于内部资本市场与商业信用的调节作用[J]. 软科学, 2021(9):61-67.

[21]丁铭华. 基于协同经济的企业集团管控路径研究[J]. 经济管理,2010(2):65-69.

[22]傅元略. 企业集团财务资源协同管理效应的度量[J]. 中国工业经济,2003(9):66-72.

[23]Buchuk D,Larrain B,Muñoz F,et al. The Internal Capital Markets of Business Groups :Evidence from Intra-group Loans[J].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14,112(2): 190-212.

[24]Mackie-Mason J K. Do Taxes Affect Corporate Financing Decisions[J]. Journal of Finance,1990,45(5):1471-1493.

[25]李柯楠,陈海盛,石瑛.商业信用环境、金融信贷与区域创新产出[J].征信,2021(6):22-29.

Commercial Credit, Innovative Investment and Corporate Risk Control

Liu Ruilin1, Luo Yunfeng2(Correspondence author)

(1.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Chongqing Medical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16, China;

2. Yuanpei College of Shaoxing University, Shaoxing 312000, Zhejiang, China)

Abstract: As an informal financing instrument formed by industrial chain relationship, commercial credit has great space to play the role of financing resource allocation. For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the financial risk arising from commercial credit as an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tool needs to be effectively controlled in the context of innovative investment to ensure the sustainability of R&D investment. Based on this idea, the synergistic effect of commercial credit and innovation investment in financial risk control is analyzed in this article using data of Chinese listed companies from 2007 to 2020. The empirical results show that the financial risk of innovative investment companies making use of commercial credit financing is lower than that of non-innovative investment companies, and the synergistic effect of commercial credit and innovative investment in controlling financial risk can be better realized by integrating the connected transaction activities of companies in the upstream and downstream of the industrial chain.

Key words: commercial credit; innovative investment; financial risk; the connected transactions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