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7天职称论文网! 

热点推荐词:

职称论文发表范文

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现状与启示 —基于CiteSpace软件可视化分析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05-15 16:30:22    

摘   要:近年来,乡村地区越来越被视为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创新是驱动乡村发展的关键因素,为乡村的可持续发展注入了活力。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关注。借助 CiteSpace 软件对国外乡村创新文献进行计量分析,并进一步探究了乡村创新的概念、理论基础、研究热点及前沿、重点研究内容。通过研究发现:第一,乡村创新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领域,目前国外学界最关注的是经济领域。第二,跨国或跨区域的作者合作研究比较分散。第三,国外乡村创新中学者重点关注网络、与企业家精神相关的社会创新、教育知识、农业、模式的研究。第四,乡村创新主要研究内容包括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乡村创新的具体类型及乡村创新的综合模式。最后,总结了目前国外乡村创新研究的启示,期望为未来乡村创新的研究与实践提供有益参考。

关键词:乡村创新;创新驱动;乡村振兴;研究热点;CiteSpace 软件

中图分类号:F33/3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9272(2022)02-0115-11

乡村衰落是人类社会从农业经济向城市工业经济转型,进而向知识经济转型的必然过程。乡村衰落使得城乡差距日益扩大,城乡发展不均衡已经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可能对全球可持续发展造成严重后果 [1]。19 世纪初,世界约 97% 的人口都生活在农村;20 世纪以来,大量人口向城市涌入 [2],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呈现“空心化” 的局面;到 2019 年,世界总人口的农村人口占比已经下降到约 44.28%[3]。农村地区面临人口减少、经济萎缩、生活质量下降甚至贫困的不利局面 [4]。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之一就是消除贫困(No Poverty),消除贫困的关键在于促进乡村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和现代化。为了应对乡村衰落带来的挑战,乡村振兴得到重视。为此, 多国做出了探索实践,欧盟实施了乡村发展联合行动计划(LEADER)鼓励乡村地区探索新的发展途径,促进乡村的本土化发展 [5]。非洲实施了扶持性乡村创新(ERI)计划培育农村地区的社会组织和创业能力 [6]。在我国,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后的一系列政策为乡村振兴规划了路线图,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提高农村的创新能力。

创新是驱动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主要动力,创新为城市地区的经济增长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一般认为创新更易发生在城市之中,因为相比于乡村地区,城市地区信息、技术、资源、人力资本等优势更利于发生创新。但是,创新日益被认为是乡村地区增长和竞争力的主要引擎。虽然乡村地区的经济基础和知识基础薄弱,但是乡村地区的多样化有利于新机会、新观点、新方式的萌芽,这些拓宽了创新的空间。许多乡村地区具有创新性,发展出了一些创新模式,如产品创新、技术创新、过程创新、组织创新、态度创新以及与社会企业家精神有关的社会创新 [7]。乡村创新是与乡村发展相关的多维活动,这些正在乡村地区发生的创新为区域注入了新的活力,促进了乡村地区的经济多样化,有可能对生产、收入和创造新的乡村发展机会产生积极影响。乡村创新为缓解乡村衰落,促进乡村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新路径。已有学者注意到乡村的这些新现象,但是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起步晚,缺乏系统的梳理。学者们为乡村创新做出了哪些探索?哪些因素会影响乡村创新?为促进乡村创新政策执行的改进空间在哪里?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本研究通过国外有关乡村创新的文献,首先梳理了国外学者对于乡村创新的概念界定、理论基础。其次, 运用可视化软件 CiteSpace 进行量化分析,探究国外乡村创新研究领域、国家和作者合作、研究热点、前沿以及主要研究内容,以期望全面了解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现状。最后,总结了当前研究的不足之处,为未来乡村创新的研究与实践提供有益参考。

一、乡村创新概念界定及理论基础

(一)乡村创新概念界定

1934 年,熊彼特将创新定义为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从经济视角来解释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 这对经济发展影响巨大。后来有学者将他的一段话解释为五个创新,包括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资源配置创新、组织创新 [8]。创新被认为是企业、区域和国家经济增长的关键过程。不同于熊彼特的创新定义,由于乡村创新的研究较少,其知识领域比较分散,关于乡村创新的定义学者们各有看法,分别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探究。

1983 年 Agarwal 在研究农村地区创新传播情况的框架内,最早提到乡村创新,但没有明确界定其含义 [9]。1999 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通过研究认为乡村环境中的创新是指经济和社会进程中引进知识交流与使用的结果 [10]。这为乡村创新的定义提供了一个参考,但是乡村创新的概念仍然没有明确。Moseley 分析了创新作为乡村发展要素的传播情况,但没有界定这一术语的概念范围 [11]。直到 2007 年,联合国将乡村创新定义为在乡村地区的经济或社会生活中引入一种新的东西(一种新的变化),为乡村生活增加新的经济和社会价值 [12]。这个定义强调了乡村创新的领域是乡村地区的经济或社会生活,手段是引入新东西或新变化,其结果是乡村地区经济社会价值的增加。它关注的是乡村创新的结果,仍然没有明确乡村创新的主体、要素、动态过程等方面。

经过十几年的研究,有不少学者给出了乡村创新的明确定义1。这些定义都各有侧重: 从创新的结果来说,乡村创新与提高乡村地区经济竞争力、促进社会进步、解决人民问题有关; 从创新的投入来说,乡村创新与乡村地区新思想、新技术、新资源等有关;从创新的主体来说, 乡村创新是乡村地区各相关利益方互动的一个过[13-15]。基于此,Burgos Bocco 提出了一个较为全面的概念。他们认为,乡村创新是指在乡村地区以任何规模和强度发生的一系列进程,包括产生、传播、采纳新想法、技术、程序、社会关系以及制度安排,或者是重新表述原有当地知识产生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的过程,以此来应对影响或可能影响乡村地区及其相关地区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 [16]。这一定义包含了乡村创新的四个属性:第一,强调乡村地区是乡村创新发生的场域;第二,强调知识在创新过程中的作用,创新在解决乡村问题时意味着新的学习与适应;第三,强调创新的范围和目的。这一定义超越了市场取向,强调创新的广泛视野,意识到创新在农村各方面的作用;第四, 强调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所赋予的时间维度。在乡村地区,过去未解决的问题仍然存在,但目前正在形成新的问题形式,会对未来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时间上的连续性对于理解创新和变革至关重要,创新必须从过去的问题预测未来,创造事物发展的条件。综上,乡村创新是指在乡村地区多方主体产生、传播、采纳新想法,重组社会关系以及制度安排,或者重新表述原有当地知识产生的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旨在应对影响或可能影响乡村地区及其相关地区演变的经济、社会、环境问题,从而增加乡村价值。

(二)乡村创新的理论基础

1.  创新系统理论

传统的创新是以技术为核心的线性范式,局限于企业内部的封闭式创新;1997 年以后,创新范式演变为开放式创新, 强调产学研协同;2013 年以后,创新范式演变为网络化创新,称为创新生态系统,表现为有机的、动态的系统的范[17]。乡村地区的创新是多方利益主体参与的开放的社会进程。如何有效地促进资源的流动和不同主体之间的协作与知识本身一样重要。创新生态系统强调多样性共生、自组织演化、开放式协同。乡村地区交通的改善、小企业的发展等多样性为创新提供了条件,信息推广与知识转移促进了乡村地区的演化,内外部资源相互作用促进了乡村创新。乡村创新是一个开放的、系统的多方利益相关者协作的互动过程。这些表明乡村创新可以丰富创新系统理论,同时创新系统理论也为乡村创新提供了范式支持。

image.png

2.  新增长理论

新增长理论兴起于 20 世纪 80 年代,其奠基人是罗默,他认为经济增长的源泉是知识积累与技术创新,而知识积累是促进现代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他把知识分为一般知识和专业知识, 一般知识可以产生规模经济效益,专业知识可以产生生产要素的递增收益 [18]。这两种知识的结合不仅会使得生产的基本要素人力和技术产生递增收益,而且也使其他投入要素的收益递增,产生正外部性,并实现规模报酬递增,从而实现持续的经济增长。随着农村发展越来越依赖城市,农村在新兴经济中失去了相对重要的地位,世界上许多农村地区的衰落已成为一种宿命 [4]。农村能否繁荣下去与当地知识至关重要。在知识经济时期,农村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乡村创新,创新和创新产生的知识是发展的长期驱动力。知识转移能够提高乡村地区人力资本,激发创新灵感,促进乡村各方面的创新进程。新增长理论为乡村创新提供了增长的要素动力。

3.  社会资本理论

普特南于 1995 年最早提出社会资本理论。社会资本通常被定义为集体规范、信任和关系网络,它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增加人们对信息和资源的获取,从而产生知识溢出,促进集体行动,追求共同目标 [19]。社会资本按照不同的标准分类不同,一般分为三类,紧密型、桥接型和联结型。紧密型社会资本通常与密集的网络联系在一起, 成员之间相互联系具有相似的经济社会地位。桥接型社会资本建立在松散的社会关系基础之上, 它提供了相似社会群体之间横向共享资源的途径。联结型社会资本是在不同的社会群体之间创建垂直连接。联结型社会资本涉及到一些网络行动者的跨越边界的能力,这些网络行动者能够促进不同网络和社会阶层之间的联系。乡村创新需要当地人士、专家等组成的运转良好的社会网络, 社会资本对于促进乡村创新至关重要,社会资本在增长和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得到了广泛承认,具有强大社会资本的农村被认为更具有包容性和参与性,更能应对外部的干扰 [20]。社会资本丰富了乡村创新的研究,社会资本的形式与乡村创新的具体关系值得进一步探究。

二、方法与数据

CiteSpace 是一款通过可视化的软件来呈现科学知识的结构、规律和分布状况,能够通过对领域、作者、机构、关键词等的共现分析并绘制图谱, 通过共现频次、中心性、节点等术语呈现关注重点。这些关注重点即是研究的“热点”选择 [21]。本研究希望通过 CiteSpace 软件作为辅助工具,梳理有关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以更加直观的方式呈现该研究领域的热点;同时,通过对重点文献的梳理以更精准地分析国外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

通过在 web of science 数据库上搜索主题词“rural innovation”,设置时间为 1985—2020 年,论文发表截止时间为 2020 年 9 月 27 日,共获得文献 4 190 篇,精确文献类型为 article 和

review,共获得文献 3 025 篇,最后通过对文献进行手动阅读筛选,根据主题关键词以及文章摘要进一步精确主题,共获得文献 184 篇作为后续分析的基础。

三、国外乡村创新研究现状分析

(一)文献时间分布

通过对国外乡村创新发文量随时间的变化趋势,可以了解学者对乡村创新的关注程度。如图1 所示,关于国外乡村创新的发文量,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2004 年以前,国外学者对于乡村创新的关注比较少,文献增长不明显;2004—2014 年这 10 年期间,学者共发文 41 篇,对于乡村创新的关注增多,文献呈缓慢增长趋势;2014 年以后,关于乡村创新的发文明显增多,呈爆发式增长,乡村创新受到学者的高度重视。

image.png

图 1    国外乡村创新文献量 

(二)研究领域分析

通过软件 CiteSpace 的领域(category)共现分析,得到了如图 2 所示知识图谱,节点的大小表示该领域的重要性,节点颜色的深浅表示不同的时间段该领域出现频次高低,节点颜色由浅到深表示 1992 年到 2020 年。节点之间的连线表示的是研究领域的共现关系,线条的粗细与该词之间的紧密联系呈正相关关系。

通过图 2 可知,国外乡村创新主要集中在以下这几个领域,包括经济领域(Business &Economics、Economics)、环境领域(Environmental sciences & Ecology、Environment Studies)、 地理领域(Geography)、农业领域(Agriculture)、公共管理领域(Public administration 、Regional& Urban Planning)等,说明乡村创新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这种跨学科性质有利于乡村创新研究的多样化发展。其中,从 1995 年到 2019 年, 经济领域中商业与经济频次为 45,它的节点最大, 与其他领域连线密集,显示了该领域的重要性, 经济领域是学者最为关注的领域,说明乡村创新与一定经济现象关联密切,创新刺激经济发展与增长,乡村创新与经济增长的目标有关。

(三)研究地域与作者合作分析

通过 CiteSpace 软件的国家共现分析,整理得到表 2,关于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美国研究成果最为丰富,其次是西班牙、英国。就地域而言, 欧洲地区的研究比较多。中心度反映的是国家之间的网络联系,中心度越高,联系越密切。其中, 荷兰的中心度最高,与其他国家合作研究比较密切。通过 CiteSpace 软件的作者共现分析,得到图 3 的作者共现图谱,其中网络节点 266 个,网

络连线 253 条,网络密度为 0.007 2,线条颜色越深,合作时间越早。从作者合作的角度来说, 合作的网络比较零散,学者之间的相互合作多是同一国家或地域的合作,跨国家和跨区域合作比较少,学者之间还缺乏广泛密切的合作研究,但是近年来作者之间的合作研究呈增加趋势。其中Bezuidenhout J(南非)与其他的作者合作最多。Susan Kaaria(乌干达)和 Jemimah Njukis(津巴布韦)这两位作者合作较多,作者合作发文的节点较小,合作发文数量有限。

 image.png

图 2    国外乡村创新领域共现图谱

 表 2 国外乡村创新研究主要发文国家信息

(四)研究热点及前沿分析


 

序号

国家

频次

中心度

1

美国

23

0.09

2

西班牙

19

0.08

3

英国

16

0.08

4

意大利

15

0.22

5

德国

14

0.05

6

荷兰

11

0.52

7

葡萄牙

9

0.01

9

瑞士

9

0.29

9

中国

8

0.00

10

澳大利亚

8

0.12

 

 

关键词反映了论文主题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主题的研究内容,基于 CiteSpace 软件的关键词(keywords)共现分析能够迅速发现乡村创新的研究热点。表 3 由 CiteSpace 软件的关键词的共现分析选取重要部分整理得到。关键词的频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主题研究的热点,中心度是反映该关键词的网络联系,中心度越高, 说明该词越重要。图 4 是高频关键词的时区分布图谱,揭示了研究的时区演变。

image.png

图 3    国外乡村创新作者合作图谱 

表 3 国外乡村创新主要关键词信息

乡村创新发生的区域位置(rural area);二是影响乡村创新的主要因素包括网络(network)、社会创 新(social innovation)、企业家精神


 

序号

关键词

频度

序号

关键词

中心度

1

Innovation

43

1

Innovation

0.27

2

Rural       development

22

2

Network

0.23

3

Social       innovation

20

3

Rural       development

0.11

4

Network

16

4

Social       innovation

0.11

5

Entrepreneurship

13

5

Impact

0.11

6

Impact

13

6

Agriculture

0.11

7

Agriculture

13

7

Entrepreneurship

0.10

8

Knowledge

12

8

Model

0.09

9

Model

11

9

Technology

0.09

10

Performance

10

10

Knowledge

0.08

11

Management

9

11

Adoption

0.08

12

Rural       area

9

12

Community

0.07

13

Adoption

8

13

Sustainability

0.07

14

Rural       tourism

8

14

Adoption

0.07

15

Community

8

15

Sustainability

0.07

16

Technology

8

16

Community

0.07

17

Sustainability

8

17

Management

0.06

18

Determinant

7

18

Education

0.06

19

Governance

7

19

Health

0.06

20

Education

6

20

form

0.06

 

 

(entrepreneurship)、知识(knowledge)、科技(technology)等,乡村创新研究主要集中在这些方面;三是对乡村创新的综合性模式研究;四是关注乡村创新的结果影响,例如乡村发展(ruraldevelopment)、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 等。由图 4 可知,从 90 年代起经济发展最受学者的关注,乡村创新与经济要素紧密相关。2000 年到2010 年,学者主要关注农业与乡村的发展、乡村创新的扩散以及动力等方面,在这一阶段兴起了关于乡村创新模式的研究。2010 年以后乡村创新的研究日渐丰富,学者们主要关注与乡村创新相关的多种要素,重点研究有知识、网络、社会资本、新技术、政策以及与企业家精神相关的社会创新。关于乡村创新模式研究在这一阶段日益增多,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外乡村创新中学者特别关注乡村旅游。突显关键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研究的新动态,由图 5 可知,近几年来,impac(t影响)、

由表 3 可知,在国外乡村创新研究中,高频关键词与高中心度的关键词存在一定的重合,创新、网络、企业家精神、农村的社会创新、教育知识、农业、模式等词的频度和中心度都比较高,是国外乡村创新研究的重点和热点,得到了学者们的高度关注。对于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 学者的关注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一是关注entrepreneurship(企业家精神)、climate change(气候改变)、field(领域)、agriculture innovation(农业创新)是乡村创新研究中新出现的关键词,表明学者们新近关注的方向,重点强调乡村创新的结果导向,从企业家精神、气候改变、农业创新集中探讨了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关注乡村领域以外的因素。

image.png

图 4 国外乡村创新关键词时区分布图谱

(五)研究内容分析

为了更好地分析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通过对热点及前沿的相应总结,选取重点文献进行阅读,把握国外乡村创新的研究现状。学者们的主要研究内容包括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乡村创新的具体类型及乡村创新的综合模式这几个方面。

image.png

图 5 国外乡村创新突发性关键词知识图谱 

1.  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研究

乡村地区有着独特的物质空间、地理特征、人口和资源禀赋,为创新提供了基本的物质条件, 不同的内部、外部因素阻碍、减缓或加速乡村地区的创新进程。当地的社会资本、传统与文化、态度等如何影响新事物的产生与传播,行动者如何建立知识网络,在乡村创新中得到重点关注。国外的学者对于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已经有了深入研究。

一是知识转移对乡村创新的影响。知识是影响乡村创新的重要因素,通过教育学习、信息传播等手段能促进乡村地区的创新。Bjørnar 研究了农业推广服务如何响应农业内部对新知识支持的需求,认为来自本地外的知识必须与本地的知识之间的作用达成新的平衡,这种变革是区域创新系统的一部分 [22]。也有学者研究了群体赋权,从农民小团体出发,通过参与式视频提案的方式来发展更民主的知识生产过程以支持创新过程,促进农民团体能力建设和支持农民的乡村创新项目相关的能力发展,拓展了参与性研究和乡村创新发展的空间 [23]。

二是社会资本对乡村创新的影响。关于社会资本与乡村创新的研究,学者的关注点主要在社会资本的成分如何促进乡村创新。Fédes 等学者在非洲国家和新西兰做出了探索。通过研究非洲的案例发现结构性社会资本更广泛地与创新相联系,即与村外建立的网络更容易促进创新 [24]。

King 通过新西兰的案例发现桥接社会资本和能力信任是促进创新过程的关键决定因素 [19]。

三是合作网络对乡村创新的影响。乡村创新是一个多方利益相关者的互动过程。这群行动者涉及研究人员、科技专家、农民和价值链中的其他人,他们都拥有不同的知识和经验,不同的行动者组成不同的网络影响创新的产生,同时也会影响创新的进度。对于合作网络的研究,学者们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探索,研究成果较为丰富。如有学者引入社会网络分析的概念,研究了埃塞俄比亚农业创新体系中新的互动形式和日益多样化的行动者是否有利于提高小农和农村社区参与创新进程的能力。网络为乡村创新、知识流动和资源获取提供了一些新的视角和工具。通过埃塞俄比亚的调查发现相互关联的公共组织在埃塞俄比亚的小农创新体系中发挥的核心作用,市场和民间社会行动者也发挥了作用 [25]。也有学者通过研究乡村地区一个具体的横向多行为体组成的部门网络,重点关注农村地区的治理和创新动态。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来理解这种网络结构,包括其治理、机构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所实现的创新。他们的结论是,通过参与者和机构及其相互作用, 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区域创新体系 (RIS),挑战了农村地区往往呈现不完整 RIS 的观点。展示了基于地方发展和知识经济的范式如何在 R&D 基础上重叠并形成乡村创新过程,突出了创新的多层面特征 [26]。也有学者从赋权评估和参与式评估的角度评估了非洲扶持乡村创新方案,对于扶持性创新计划的伙伴关系进行了反思,发现 ERI 伙伴关系仍在努力寻找有利于伙伴关系制度化方案, 强调对于多方利益攸关方伙伴关系制度化需要参与式反思实践,这有助于构建和加强学习,并逐步促进研发组织更好地合作从而推动创新能力的发展 [27]。

四是政策制度对乡村创新的影响。乡村创新是在网络中信息交换和学习的过程,技术和经济因素的驱动不足以理解创新过程,必须探讨跨部门和部门内部创新进程相关的社会和体制方面 [28]。新的体制安排似乎是将乡村地区的组织、部门和地域动态交织在一起的关键,不同国家的政策制度、不同部门的体制安排对于乡村创新起着独特的作用。有学者通过研究 LEADER 计划在促进农村经济不同部门之间的创新和联系方面无效性的调查结果,发现要成功促进社会和区域创新,需要地方和国家一级的体制创新。多层次的治理必须转化为新的国家、区域和地方安排,必须将民间行动纳入战略思维,共同决策 [29]。也有学者分析了 2007—2011 年欧洲农业发展政策中对知识转移和创新措施实际支出的空间分布,发现与欧洲农业发展计划目标相反,欧洲最偏远和农业最多的地区知识转移和创新支出较低,知识转移和创新支出有利于提高农村生产力,要让更多的行为者和利益攸关方参与进来,在农村空间实现更复杂的创新过程 [30]。也有学者关注了宏观层面的信息传播问题,通过印度的创新网络方(数字倡议方案),分析数字扫盲、为农业农民提供可靠的信息来改善农村人民的生活,促进乡村发展,其实质是政府利用科技减少信息不对称, 促进农民知识学习的过程 [31]。Reidolf 等探讨了地方资源在塑造农村地区创新和路径发展中的作用,强调要反思创新政策如何能够有效地支持建设、动员和开发农村资源以促进创新过程 [32]。

2.  乡村创新的具体类型研究

乡村创新具体表现产品创新、技术创新、过程创新、组织创新、态度创新以及与社会企业家精神有关的社会创新等方面,国外学者就乡村创新的基本类型进行了专门探究。

一是乡村创新战略生 成。Koutsouris 和Zarokosta 提出了非线性化的创新螺旋。创新螺旋包括 7 个阶段,初始想法、激发灵感、计划、发展、实施、传播、嵌入,并利用四个案例说明了在不同行为者如何在农村地区产生创新灵感到创新落地的过程,不同于传统将科学视作创新的来源, 网络中的众多参与者在各种因素的触发之下成为创新战略的重要来源 [33]。

二是乡村社会创新。这是乡村创新类型中学者研究的重点。社会创新被认为是解决农村地区社会问题最有希望的创新之一。社会创新被定义为关于人们应该如何组织人际关系的新观念的产生和实施或以实现共同目标为目的的社会互动。

2000 年以来, 关于社会创新的研究不断增加,Neumier 是最早开始研究社会创新对农村发展过程影响的研究者之一。社会创新不同于技术创新, 它能让公共部门、私营部门等参与者更有效地融入农村发展进程之中。参与者从农村问题出发, 为实现共同利益诉求,改变态度与行为 [34]。社会创新有利于调动区域的内生性力量,通过改变态度合作和行为以使共同愿景、创造力和新思想付诸行动,并保持稳定的形式。乡村的社会创新中关于利益相关主体以及主体之间互动的研究, 是人力资本的研究,其核心是社会企业家精神。农村地区的成功发展取决于当地团体和社区的活动,也取决于当地人民参与乡村地区的发展。有学者概述了乡村发展中社会创新的过程模型,并强调有必要在未来的乡村发展研究中更加重视社会创新 [35]。Francesco 等 [36] 从意大利的农村经验出发,研究了支持农村地区社会创新转型和推广服务的关键要素,以此来促进乡村可持续发展,包括三个部分,一是重新思考乡村发展倡议;二是改善公共和私人行为者在创造经济和社会价值方面的联系,三是在公共部门、私人等行动者之间创造新的集体知识、创新解决方案以及新的规则和态度。

三是乡村创新中的产品创新。乡村创新中的产品创新包括食品加工、农业和乡村旅游活动、景观和遗产保护以及环境和生态保护等活动。挖掘农林生态特色,培育旅游品牌,有利于激发农业发展潜力与推进乡村振兴 [37],旅游业发展通常被视为农村地区克服其持续衰退和重新繁荣的一种方式。Brouder[38] 研究了瑞典北部一个村庄的新生旅游业发展的创新过程。

四是乡村创新中的流程创新。Javier[39] 通过探究欧洲乡村地区创新项目中不同时期合作者网络的贡献。在项目早期,主要行动者是项目内部经验丰富的个人, 依赖于地方政府、生产性公司。在过渡阶段,需要独立顾问,外部专家和外部组织的支持。独立的顾问和专家会提供业务管理和技术咨询,甚至可能最终加入该项目,后期项目太依赖于公共财政支持则容易夭折。农村地区创新举措的实施首先与创新环境有关,与创新环境相关的行动者网络,特别是地方公共机构, 提供了项目创新的制度支持系统,参与者之间的承诺、知识资本与交流使得引入和实施创新成为可能。

3.  乡村创新的综合模式研究

乡村创新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各种要素相互作用、时间空间延展促成新的格局。创新的传播依赖于制度性系统支持及有新想法、灵感和领导力的社区或企业支持,创新扩散离不开各种资源的支持 [40]。从时间维度,Doloreux 等 [41] 从扩展的历史视角(1830—2005 年) 考察了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拉波卡蒂埃乡村地区地方创新体系的发展轨迹,研究了时间因素、环境变化与地区发展的关系。从乡村创新的综合要素来研究,Singh 等 [42]  对 140 名参与创业活动的农村居民进行封闭式问卷调查和面对面访谈归纳出乡村创新的三个重要因素,即提高经济效率的知识共享、经济规模扩大的新学习和经济范围内的新技能开发, 这为乡村创新搭建了一个综合框架。Burgos 等提出了一个关于乡村创新的知识模型,为乡村创新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思路 [16]。Teresa 等学者引入和应用一套综合创新指标体系—乡村创新指标体系(RIIS),在乡村创新基准中衡量创新,识别组织和过程,并将该指标体系运用于葡萄牙乡村地区创新的测量,通过测量证实,不论农村组织规模如何,所有组织都有创新行为发生,葡萄牙小规模和低技术的组织对于创新做出了重要贡献,创造了就业机会,促进了农村内部的发展。通过评估乡村创新的发生,可全面了解农村地区正在发生的创新,进一步思考农村公共政策和激励措施,在创新产生的背景下加强创新 [7]。

四、结论与启示

(一)研究结论

创新是将新思想转化为现实、思想和知识相结合以更好地找到解决问题方案的结果,创新是引入新东西、引起新变化的过程,创新是任何国家经济增长和发展的核心。在乡村振兴背景下, 创新提供了解决农村人口就业问题和驱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新途径。本研究运用 CiteSpace 软件的可视化分析了国外乡村创新的领域分布、地域及作者分布以及研究热点趋势,进一步剖析乡村创新重要文献,分析了国外乡村创新的主要研究内容,得到以下研究结论:

第一,就研究合作而言,国外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国家合作比较少,乡村创新的研究受到区域的影响比较大,国外学者就乡村创新的合作比较分散。地域的限制可能是导致国家合作较少的原因。

第二, 就研究内容而言, 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研究、具体类型研究以及一些综合模式研究,在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上,社会资本、知识转移、合作网络是主要的热点,在具体的类型上,研究的热点是乡村的社会创新。学者们对于乡村创新研究虽然有了一定成果,但是仍有许多值得深思的地方。关于乡村创新的研究国外学者所做的研究只是冰山一角,目前还呈现出碎片化的特征,不管是理论角度还是实践角度,乡村创新还有很多可研究的空间。

第三,就研究方法而言,由于乡村创新涉及地域背景、国家政策等宏观因素的影响,也涉及个人等微观因素的影响,乡村创新的研究呈现复杂多样的特征,研究方法多是基于某一具体案例的分析,基于特定国家背景的案例研究可展现出生动具体的故事线,未来基于不同地域背景的比较分析可进一步丰富乡村创新的理论内涵。

第四,就其理论而言,乡村创新依赖于创新系统理论、新增长理论、社会资本理论,在理论层面尚缺乏一个一般性的理论框架。基于乡村地区复杂的发展新进程,墨西哥学者 Burgos 虽然提出了乡村创新的知识模型,但是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检验与运用,其实证分析尚待进一步探究。

(二)研究启示

创新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乡村创新是乡村振兴的重要驱动力。根植于乡村本土的创新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为乡村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全新的视角。立足于乡村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当下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背景,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目标 [43],乡村创新的理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通过对研究结果的总结得到如下启示。首先, 乡村创新是跨学科的研究领域,不同学科的交叉研究是未来的趋势,也将进一步丰富乡村创新的理论内容。其次,在研究内容上,需进一步拓展乡村创新的研究空间。关于乡村创新的影响因素研究,如社会资本的研究,不同社会资本的组合如何影响乡村地区的创新、不同地区的社会资本是否对于乡村创新的影响具有一致性。对于知识转移的研究,本地的知识与外地的知识如何结合才能更好促进乡村创新进程,对于合作网络而言, 空间关系(例如距离、高度、邻近、地形、可达性) 如何影响具有不同技能的乡村地区行动者建立知识网络 [16]。对于政策的研究,创新政策如何能够有效地支持建设、动员和开发乡村资源以促进创新的过程。关于综合模式的研究,为了促进乡村可持续发展,在不同地方创新动态下如何模拟和建模区域路径。对于乡村创新的知识模型是否具有实际意义,这些问题都还需要深入研究。最后, 在研究方法上,多案例比较分析、跨区域乡村创新的对比分析也是有待进一步探究的主题;更多实证分析方法的运用将推进乡村创新模式的可推广性。 

参考文献: 

[1]           AKOUM I F. Globalization, growth, and poverty: the missing link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 2008,35(4):226-238.

[2]           徐志华 . 世界城市与农村人口状况 [J] . 世界环境 ,1992,(3): 54-54.

[3]           STAFF W B. Rural population (% of total population) [EB/OL]. (2020-10-15) https: //data. worldbank. org/indicator/SP. RUR. TOTL. ZS?end=2019&start=1960&view=chart.

[4]           LI Y H, WESTLUND H, LIU Y S. Why Some rural areas decline while some others not: an overview of rural evolution in the world[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19, 68: 135-143.

[5]           DAX T, OEDL-WIESER T. Rural innovation activities as a means for changing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 – An assessment of more than two decades of promoting LEADER initiatives across the European Union[J]. Studies in Agricultural Economics,2016 , 118: 30-37.

[6]           SUSAN K, JEMIMAH N, ANNET A, et al, Assessment of the Enabling Rural Innovation (ERI) approach: Case studies from Malawi and Uganda [J]. Natural Resources Forum, 2008, 32: 53–63.

[7]           GAMITO T M, MADUREIRA L. Shedding light on rural innovation: Introducing and applying a comprehensive indicator system[J]. Reg Sci Policy Pract,2019,11: 251–277.

[8]      熊彼特的创新理论 [J]. 冶金企业文化 , 2016(4): 56-58.

[9]            AGARWAL B. Diffusion of rural innovations: some analytical issues and the case of wood-burning stoves[J]. World Development, 1983, 11(4), 359-376.

[10]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Managing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R]. Paris. 1999.

[11]         MOSELEY, MALCOLM J. Innovation and rural development: Some lessons from Britain and Western Europe[J]. Planning Practice and Research, 2000, 15(12), 95-115.

[12]         MAHROUM S, ATTERTON J, WARD N, et al. Rural innovation[M]. London: Exploration, 2007:6.

[13]         PYBURN R, WOODHILL J. Dynamics of rural innovation – A primer for emerging professionals [M]. Arnhem: LM Publishers, 2014.

[14]         SONNE L. Pro-Poor, Entrepreneur-Based innovation and It’s role in rural development [J]. MERIT Working Papers, 2010, 37.

[15]         DAS S, KABIR W. Rural innovations in agricultural information service delivery in Bangladesh [J]. Asia-Pacific Journal of Rural Development, 2014,21(1):55-66.

[16]         BURGOS A L, BOCCO G. Contributions to a theory of rural innovation [J]. Cuadernos de Economía, 2020,39(79),219-247.

[17]         李万 , 常静 , 王敏杰 , 等 . 创新 3. 0 与创新生态系统 [J]. 科学学研究 ,2014,32(12): 1761-1770.

[18]         吕昱江 . 新经济增长理论与新经济发展实践 [J]. 新经济导刊 , 2018(11):24-28.

[19]         KING B, FIELKE S, BAYNE K,  et  al.  Navigating shades of social capital and trust to leverage opportunities for rural innovation[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19,68:123-134.

[20]         BROWN D L, SWANSON L E, BARTON A W. Challenges for rural America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 [M]. Pennsylvania: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2003:214–227.

[21]         吴义爽 , 孙方正 . 平台生态系统研究综述及展望—基于CITESPACE 的知识图谱分析 [J]. 经济管理研究 ,2020(39): 67-78.

[22]         SÆTHER B. Agricultural extension services and rural innovation in inner Scandinavia[J]. Journal of Geography, 2010,64:1-8.

[23]         RICHARDSON-NGWENYA P, RESTREPO M J, FERNÁNDEZ R, et al. Participatory video proposals: A tool for empowering farmer groups in rural innovation processes?[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19,69:173-185.

[24]         RIJN F, BULTE E, ADEKUNLE A. Social capital and agricultural innovation in Sub-Saharan Africa[J]. Agricultural Systems, 2012,108:112-122.

[25]         SPIELMAN D J, DAVIS K, NEGASH M, et al. Rural innovation systems and networks: findings from a study of Ethiopian smallholders[J]. Agriculture and Human Values, 2011,28(2):195-212.

[26]        FERREIRO M F, SOUSA C.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and innovation in rural territories: the case of Coruche innovation network[J]. Regional Science Policy & Practice, 2019,11:235-250.

[27]        SANGINGA P C, CHITSIKE C A, NJUKI J, et al. Enhanced learning from multi-stakeholder partnerships: lessons from the enabling rural innovation in Africa programme[J]. Natural Resources Forum, 2007,31:273-285.

[28]        KNICKEL K, BRUNORI G, RAND S, et al. Towards a better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innovation processes in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from Linear Models to Systemic Approaches[J]. Th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ducation and Extension, 2009,15(2):131-146.

[29]        MADUREIRA L, TORRE A. Innovation processes in rural areas[J]. Regional Science Policy & Practice, 2019,11(2):213- 218.

[30]        BONFIGLIO A, CAMAIONI B, CODERONI S, et al. Are rural regions prioritizing knowledge transfer and innovation? Evidence from rural development policy expenditure across the EU space[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17,53:78-87.

[31]        LELE U, GOSWAMI S.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agricultural and rural innovation, and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policy and investments: a case of India [J]. Agricultural Economics, 2017, 48: 87-100.

[32]        REIDOLF M, GRAFFENBERGER M. How local resources shape innovation and path development in rural regions. Insights from rural Estonia [J]. Journal of Entrepreneurship, Management and Innovation, 2019, 15: 131-162.

[33]        KOUTSOURIS A, ZAROKOSTA E. Supporting bottom- up innovative initiatives throughout the spiral of innovations: Lessons from rural Greece[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20, 73: 176-185.

[34]        RAGAUSKAITE A, ZUKOVSKIS J. Creation of social innovation in rural areas[C] RESEARCH FOR RURAL DEVELOPMENT, 2019,2:195-201.

[35]        NEUMEIER S. Why do social innovations in rural development matter and should they be considered more seriously in rural development research? – Proposal for a stronger focus on social innovations in rural development research[J]. Sociologia Ruralis, 2012,52(1):48-69.

[36]        DI IACOVO F, MORUZZO R, ROSSIGNOLI C, et al. Transition management and social innovation in rural areas: lessons from social farming [J]. Th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ducation and Extension, 2014,20(3):327-347.

[37]        熊曦 , 段佳龙 , 李璐 , 等 . 区域性农林生态特色产品品牌资源挖掘及培育—以大湘南地区为例 [J].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 2019,13(2):74-79,85.

[38]        BROUDER, PATRICK. Creative Outposts: tourism’s place in rural innovation [J]. Tourism Planning & Development, 2012, 9(4):383-396.

[39]        ESPARCIA, JAVIER. Innovation and networks in rural areas. An analysis from European innovative projects[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04,34:1-14.

[40]        MOSELEY, MALCOLM J. Innovation and rural development: some lessons from Britain and western Europe[J]. Planning Practice & Research, 2000,15(1-2):95-115.

[41]         DOLOREUX D, DIONNE S, JEAN B. The evolution of an innovation system in a rural area: the case of la Pocatière, Québec[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 Regional Research, 2010,31(1):146-167.

[42]         SINGH S, BHOWMICK B. An exploratory study for conceptualization of rural innovation in Indian context [J].

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5,207:807-815.

[43]        周栋良 . 湖南乡村振兴实证研究 [J].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

Research Status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Rural Innovation: A Visual Analysis Based on CiteSpace

 MING Cuiqin, CHEN Lei

(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Southwest Jiaotong University, Chengdu 610031, Sichuan, China)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rural areas are increasingly regarded as a platform for economic diversific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novation is the key factor driving rural development, which injects vitality into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rural areas. The research on rural innovation has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some scholars. This article uses CiteSpace to conduct a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foreign rural innovation literature, and further explores the concept, theoretical basis, research hotspots, frontiers and key research content of rural innovati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At first, rural innovation is an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field, and the economic field is the most concerned field in foreign academic circles. Second, the cooperation network between the state and the author is relatively scattered and occasionally concentrated. Third, foreign scholars in rural innovation focus on research on networks, entrepreneurship related social innovation, education knowledge, agriculture and model of innovation. Fourth, the main research content of rural innovation includes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rural innovation, the specific types of rural innovation and the comprehensive model of rural innovation. Finally, it summarizes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current foreign rural innovation research, hoping to provide useful reference for future 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rural innovation.

Keywords: rural innovation; innovation-driven; rural revitalization; research hotspots; CiteSpace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