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7天职称论文网! 

热点推荐词:

职称论文发表范文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测度与影响因素研究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05-07 12:07:34    

[摘 要]新疆边境贸易作为新疆对外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新疆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该文采用熵权—模糊综合评价法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进行测度研究,并运用 2SLS 和 VAR 模型分析了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影响因素。研究结果显示:2002—2019 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以准集约和粗放交替发展的模式推进,对外开放水平、产业结构优化水平、技术进步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的影响系数分别为 0.976、0.542 和 0.488,而配套产业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作用未显著发挥,研究数据可为新疆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科学决策依据。

[关键词]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模糊综合评价法

[中图分类号]F741 ;F127       [文章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304(2022)02-0051-09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Xinjiang's foreign trade, border trade is of grea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Xinjiang's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mprovement of people's living standard. This paper uses the entropy weight-fuzzy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method to measure  the  level  of  Xinjiang  border  trad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and  analyzes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Xinjiang  border  trad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by using 2SLS and VAR model. It is found that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level  of  border  trade  in Xinjiang from 2002 to 2019 was promoted by the mode of  quasi-intensive  and  extensive  alternating  development. The influence coefficients of opening to the outside world, industrial structure optimization and technological progress on Xinjiang border trad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are 0.976, 0.542 and 0.488 respectively. We also found that the supporting industries did  not  play  a  significant  role  in  Xinjiang  border trad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It is hoped that our research  data  can  provide  scientific  decision-making basis for Xinjiang to achieve high-qual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Keywords: Xinjiang; border trad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fuzzy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method 

一、引   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 2035 年远景目标纲要》 提出要加快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开放步伐, 助推内陆地区成为开放前沿,推动沿边开发开放高质量发展,加快边境贸易创新发展,更好发挥重点口岸和边境城市内外联通作用。发展边境贸易是加强“ 一带一路” 建设和解决国内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的客观需要, 对构建进出口协同发展新格局具有独特意义。对于边境地区而言,边境贸易是其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主要途径和进出口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边贸脱贫、稳定边疆、改善当地人民生活和地区经济发展等方面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新疆是我国陆路边境线最长、毗邻国家最多的省区,沿边重点地区名录居全国之首2019 年新疆边境贸易总额158.63 亿 美元 , 占 新 疆对 外 贸 易的 66.91 % ,对新疆经济的拉动度为 6.83% ,占全国边境贸易额的 34.67% ,是我国第二大边境贸易省区,仅次于广西。但由于受历史和自然条件等因素的制约,新疆边境贸易发展中存在贸易失衡、进口规模小、产品层次低、产品附加值低、增长方式粗放等现实问题,面临产业基础薄弱、通道特点显著的现实困境, 巨大的边境贸易量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限,“ 东联西出” 的区位优势尚未转化为本地区经济发展的产业优势“西引东来”的资源优势尚未转化成新疆经济发展的竞争优势。在新形势下,新疆与周边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有更广阔的空间,如何利用地缘、资源和政策优势推动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 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不仅是新疆经济高质量发展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也是打造内陆开放和沿边开放高地及构建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客观需要。

image.png

二、文献综述

与本文相关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关于对外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国外研究起步较早,Gary Gereffi, John Humphrey, Timothy Sturgeon, Alessia Amighinia, Marco Sanfilippo [1]25-39;[2]1-17 将研究集中于企业技术研发、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升级、外商直接投资等因素对外贸转型升级的作用方面。国内学者对外贸转型升级综合测度进行了研究,吴海燕利用层次分析法,从经济技术效应、结构优化效应、转型升级动力和资源环境支持四个维度对我国外贸转型升级进行评价。李莹等将规模、结构、效益、潜力等指标纳入到对外贸易的评价指标体系中。二是关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学者们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主要为现状和对策建议方面, 唐重振在对广西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路径分析中,指出应改善边境口岸基础设施、发展边贸物流和跨境旅游来形成新的边贸增长点。罗飞飞提出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农产品加工贸易与旅游贸易和加强人才力度来促进崇左市边境贸易转型升级。三是关于新疆边境贸易的研究。首先,关于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高庆对新疆外贸结构进行了研究, 认为新疆贸易方式结构的转型升级首要的是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3]21-23 。赵青松认为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应由边境贸易向一般贸易方式转变, 从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从依靠政策向发挥自身优势转变[ 4] 32-35 。其次,贸易便利化作为边境贸易发展的影响因素,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胡颖认为新疆贸易便利化过程中存在口岸通关不畅、交通运输便利化低、海关合作程度低等问题[ 5] 30-32

综上可知, 边境贸易作为沿边地区发展开放型经济和参与国际分工的重要方式, 国内外相关研究文献非常丰富。我国外贸转型升级水平综合评价的文献为本研究提供了有益借鉴, 但是关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策建议方面,实证研究较少,尤其基于综合评价法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进行定量研究的文献较少, 而有关新疆边境贸易的研究则集中在发展现状和边境贸易便利化, 深入探讨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文献更为缺乏。因此,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如何、转型升级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有哪些,应通过什么方法来实现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成为本研究关注的问题。本文通过构建科学合理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 运用熵权— 模糊综合评价方法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进行综合测度。此外,本文通过运用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和时间序列 VAR 模型, 实证分析了影响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关键因素, 并提出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对策建议。

三、研究设计

(一)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综合评价指

标体系的构成

为了尽量准确系统地反映新疆边境贸易的总体运行状况和竞争力, 能够较好体现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内涵,本文借鉴吴海燕、王曼[7]65-66; [7] 53等学者研究,结合新疆边境贸易发展实际,从边境贸易商品结构优化指数、方式结构优化指数、经济效益指数、技术效益指数和边境贸易竞争力指数及转型升级潜力指数六个维度构建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指标体系由目标层、准则层(6和指标层(14构成,该指标体系的构建可以较为全面地反映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进程和水平,具体见表 1

(二)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综合评价方法

为了保证评价结果的客观性和可行性, 本文经过综合考量后采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对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水平进行评价, 尽可能全面诠释各指标层的意见,客观反映不同年份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并通过熵权法来确定各指标权重。

模糊综合评价法的步骤如下:

1.  . 确定对象集、因素集以及评语集

对象集是 2002— 2019 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因素集 A 是构造的评价指标。评语集选取高度粗放、粗放、准集约、集约和高度集约来衡量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状况,用 V 表示。

2.  建立模糊评价矩阵 R

rij=R(aj,vj )表示评价对象的隶属程度。评价矩阵需要通过对每个评价指标 ai 的构造得出综合评价

的矩阵,分别构造属于 vj 的隶属函数。由于本文数据标准化后取值较小,均在 0— 1 之间,本文选用的隶属函数为半梯形函数分布,构造隶属函数为:

(a-0.4)/0 .2     0.4< a ≤ 0.6

V3i(a)=     (0.8-a)/0.2     0.6< a ≤0 .8

0           其他

(a-0.6)/0 .2     0.6< a ≤ 0.8

V4i(a)=     (1-a)/0.2       0.8< a ≤ 1

0           其他

1          a≥ 1

V5i(a)=    (a-0.8)/0.2    0.8< a ≤ 1

0         其他

3.  为了便于利用综合评价结果对各评价对象进行比较, 本文采取各个评语等级隶属程度加权平均数对评价集的水平进行量化,V1 ,V2,… V5 等级量化分别为 0.2 分、0.4 分、0.6 分、0.8 分、1 分。V 值越大,说明转型升级水平程度好。

本研究数据由《新疆统计年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对外经贸数据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商务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乌鲁木齐海关计算所得,缺失数据采用插值法进行补充。经过计算得

1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评价指标体系

目标层   准则层(权重)             指标层

C1:边境贸易资源密集型商品出口比重(- ) 

商品结构优化 (B1)

C2:边境贸易机电产品与交通工具商品出口比重(+)

C3:边境贸易资源密集型商品进口比重(+)

C4:边境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 )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

(A)

方式结构优化 (B2)         C :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

C6:边境贸易增值率(+)

经济效益(B3)             C :边境贸易对 GDP 的拉动度(+)

C8:边境贸易出口技术效益率

技术效益(B4)             C :边境贸易进口技术效益率

C10:边境贸易国内市场占有率(+)

边境贸易竞争力(B5)        C :边境贸易国际竞争力指数(+)

C12:新疆与周边国家贸易开放度(+) 

边境贸易潜力(B6)

C13:新疆与周边国家贸易结合度(+)

C14:新疆与周边国家产业互补性(+)

到的各准则层与指标层的权重结果如表 2 所示。

表 2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各指标熵值和权重

准则层(权重)                        指标                           熵值         相对权重                                   绝对权重

边境贸易资源密集型商品出口比重

0.9710

0.2110

0.0238

商品结构优化     边境贸易机电产品与交通工具商品出口比重

0.9368

0.4600

0.0518

(0.1126)       边境贸易资源密集型商品进口比重

0.9548

0.3290

0.0371

方式结构优化     边境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

0.9461

0.2747

0.0442

(0.1608)       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

0.8577

0.7253

0.1166

经济效益      边境贸易增值率

0.7546

0.8095

0.2012

(0.2485)       边境贸易对   GDP 的拉动度

0.9422

0.1905

0.0473

技术效益      边境贸易出口技术效益率

0.9368

0.2164

0.0519

(0.2396)       边境贸易进口技术效益率

0.7709

0.7836

0.1878

边境贸易竞争力    边境贸易国内市场占有率

0.9256

0.6937

0.0610

(0.0879)       边境贸易国际竞争力指数

0.9672

0.3063

0.0269

新疆与毗邻国家贸易开放度

0.9447

0.3012

0.0453

边境贸易潜力(0.1505)新疆与毗邻国家贸易结合度

0.9337

0.3610

0.0543

新疆与毗邻国家产业互补性

0.9380

0.3378

0.0508

 

(三)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影响因素的模型构建

1.  . 变量选取与数据来源

根据上文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分析,

本文指标变量选取情况为:

(1)   边境贸易转型升级(TU)。该变量用测算的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综合评价值来表示。

(2)   对外开放水平(OPEN)。本文参照蔡海亚等

(2017)[8]3-22 的方法,使用地区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来表示。

(3)   产业结构(STR)。选择服务业增加值与工业增加值比值来表示。

技术进步水平(TEC)。参照葛翠翠[9]23-25 的做法,采用微观经济学的“ 索罗余值法”测算技术进步水平,公式:Y=A+ αK+ βL A 为技术进步的速度,取 α=-0 .4 β=-0.6 L 代表劳动投入量的

固定资本形成与存货增加之和。

由于数据的可获得性, 研究的样本区间为

2002— 2018 年, 所选变量数据来自 2003 — 2019 年

《新疆统计年鉴》、自治区统计局。为了保证数据的可比性, 以 2002 年为基期, 对涉及货币计量的变量进行 GDP 平减调整。

2.  多元线性回归模型构建

为了考察对外开放水平、产业结构、配套产业支持和技术进步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具体影响,本文建立回归模型如下:

TUt= 琢0+ 琢1OPENt+ 琢2STRt+ 琢3INFt+ 琢4TECt+ 着t

3.  VAR 模型构建

由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对外开放水平、产业结构变量、技术进步水平变量之间可能存在长期关系,且均为一阶单整序列,满足 Johansen 协整检验的前提,本文运用 Johansen 法对所选取变量进行协整检验,结果如表 3 所示。


 

原假设


统计量

5%临界值

P值

统计量

5%临界值

P值

None *

0.92925

75.6411

47.8561

0.0000

39.7299

27.58434

0.0009

At most 1 *

0.76513

35.91118

29.7970

0.0087

21.7312

21.13162

0.0412

At most 2

0.57880

14.1799

15.4947

0.0781

12.9697

14.26460

0.0793

At most 3

0.07751

1.21021

3.84146

0.2713

1.21021

3.841466

0.2713

 

 

特征根

Johansen 检验原假设为:各变量之间无协整关系。而特征根迹检验和极大特征根检验的统计量值均大于临界值,都能够拒绝原假设。在至多两个协整关系中可以看到, 两个统计量对应的 P 值均大于 0.05,此时不能拒绝原设,在 5% 的显著水平内存在两个协整关系, 说明模型中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与各影响因素变量之间存在长期均衡稳定的协整关系,可以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对外开放水平、产业结构、技术进步水平建立 VAR 模型。

四、实证分析

(一)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总体状况分析

1.  .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总体状况

利用上述计算方法,对新疆 2002 年到 2019 年的新疆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的情况进行综合评价, 权重确定后,下一步需要确定隶属度的综合评价矩阵,继而得出各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综合评价的结果。通过隶属函数进行隶属度的计算,借助无量纲化消除各指标间单位与量纲不同对综合评价结果的影响,经过计算,结果如表 4 所示。

对表 3 的解读通常有两种方法, 利用最大隶属度原则的方法, 可以相对明确地对被评对象作出一个简单的综合评价,可以直观地从表中判断在大多数年份里,新疆的边境贸易仍以高度粗放型的发展模式为主,但根据最大隶属度得到的结果对样本期内新疆转型升级水平的辨识对比度较低,且没有充分利用所有信息。因此,为了深入分析 2002 年到 2019 年各年的新疆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的情况, 本文将各个等级量化分别为 0.2、0.4、0.6、0.8、1 分, 得到的得分矩阵 {0.2 0.4 0.6 0.8 1},基于简单加权平均法的综合评价的结果来反映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状况(下同),结果见表 5。 

表 4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评价等级隶属度

年份           高度粗放           粗放            准集约            集约               高度集约

2002                         0.5095                       0.0585                       0.2577                       0.0369                                0.1373

2003                         0.3673                       0.1695                       0.1138                       0.1275                                0.2219

2004                        0.3677                       0.1930                       0.2292                       0.2014                               0.0088

2005                        0.3488                       0.2143                       0.3907                       0.0332                               0.0130

2006                        0.5150                       0.2047                       0.1347                       0.1415                               0.0042

2007                        0.3161                       0.2804                       0.2512                       0.1276                               0.0247

2008                        0.4867                       0.2190                       0.0020                       0.0699                               0.2224

2009                        0.4181                       0.3614                       0.1287                       0.0625                               0.0293

2010                         0.5370                       0.2674                       0.0527                       0.0204                                0.1226

2011                        0.5835                       0.1930                       0.0646                       0.0681                               0.0909

2012                        0.5940                       0.1821                       0.1054                       0.0552                               0.0634

2013                        0.5831                       0.1763                       0.1974                       0.0107                               0.0325

2014                        0.5917                       0.0764                       0.1704                       0.1431                               0.0184

2015                        0.4974                       0.0590                       0.0866                       0.3035                               0.0535

2016                         0.4953                       0.0506                       0.0215                       0.2823                                0.1502

2017                         0.4850                       0.1370                       0.0755                       0.0744                                0.2281

2018                        0.4376                       0.1599                       0.1890                       0.1215                               0.0920

2019                         0.6678                       0.1330                       0.0183                       0.0351                                0.1458

表 5     2002— 2019 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状况

年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综合评价值   0.4468          0.5334          0.4581           0.4295           0.3830          0.4529                        0.4644          0.3847          0.3848

隶属等级   准集约    准集约    准集约     准集约      粗放     准集约         准集约    粗放      粗放年份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综合评价值   0.3780          0.3624          0.3466           0.3840           0.4714          0.5083                        0.4847          0.4540          0.3716

隶属等级    粗放      粗放      粗放       粗放      准集约    准集约    准集约            准集约    粗放 

2.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的综合评价

由表 5 可得基于加权平均法的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总体状况,2002— 2019 年新疆的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以“ 准集约”和“ 粗放”交替发展的模式推进, 虽然有向集约型发展的趋势 ,但2002— 2019 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综合评价值在 0.3466 ~ 0.5334 之间,除了 2003 年和 2016年,其他年份的综合评价值均在 0.5 水平以下,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整体较低。从准则层的权重来看见表 1,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经济效益指数、技术效益指数和方式结构优化指数较大,分别为 0 .24850.2396 和 0.1680 ,说明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较低主要受制于经济技术效益低和贸易方式结构调整迟滞。具体来看,20022005 年、 20072008 年、20152018 年新疆边境贸易发展呈现准集约的发展特征, 其余年份均为粗放的发展特征, 并且粗放等级的隶属度仍居高不下。以2005 年为例,按照最大隶属度原则,2005 年的边境贸易发展处于准集约型的增长, 该等级隶属度为0.3907, 但 2005 年的评价等级中高度粗放等级的隶属度为 0.3488,粗放等级的隶属度为 0.2143 。由此可以看出,高度粗放与粗放的隶属度比较大,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集约化的程度不高。

3.  各评价指标分析

为了更好地判断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情况,进一步计算各个指标的综合得分,计算方法仍采用的是模糊数学的方法,不考虑各指标在整体指标中的权重。利用矩阵{0.2 0.4 0.6 0.8 1 } 作为评价等级的得分矩阵, 得分越高代表边境贸易发展的方式转变过程中越优化。

(1)   从表 6 的评价数据来看,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商品结构优化指数评价值呈波动上升态势, 除 2017 年略低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水平

以外, 其余年份均高于综合评价值, 尤其在 2019 年,商品结构优化指数评价值达 0.930,说明新疆边境贸易商品结构优化效应明显;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方式结构优化指数评价值变化趋势与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的综合评价值变化趋势相似。具体来看,资源密集型商品进口比重在所有指标中得分最高,说明周边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区域内自然资源丰富, 为新疆产业发展提供了战略资源,也是我国重要能源基地,因此应积极为煤炭、金属矿产品等资源短缺型产品进口提供高效便捷的通关服务, 协助地方政府建设大宗散货物集散中心,通过资源性产品进口助推地方经济发展。

(2)2002— 2019 年,新疆外贸方式结构评价值呈下降态势,从 2002 年的 0 .780 下降至 2019 年的0.205 , 在大多数年份的方式结构优化指数评价值 

表 6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分指标评价值

 

年份

商品结构优化指数

方式结构优化指数

经济效益指数

技术效益指数

竞争力指数

潜力指数

2002

0.566

0.780

0.200

0.589

0.200

0.327

2003

0.598

0.752

0.200

0.858

0.398

0.365

2004

0.508

0.716

0.200

0.534

0.434

0.466

2005

0.518

0.492

0.228

0.484

0.543

0.477

2006

0.527

0.475

0.252

0.205

0.547

0.581

2007

0.534

0.442

0.281

0.433

0.659

0.599

2008

0.576

0.241

0.352

0.358

0.961

0.683

2009

0.508

0.405

0.238

0.324

0.636

0.463

2010

0.607

0.442

0.230

0.242

0.494

0.578

2011

0.609

0.339

0.215

0.229

0.426

0.725

2012

0.633

0.264

0.208

0.249

0.334

0.717

2013

0.669

0.300

0.214

0.265

0.337

0.509

2014

0.739

0.367

0.229

0.301

0.410

0.509

2015

0.561

0.351

0.651

0.339

0.442

0.465

2016

0.639

0.338

0.737

0.340

0.469

0.506

2017

0.450

0.234

0.881

0.318

0.528

0.364

2018

0.745

0.299

0.592

0.356

0.440

0.337

2019

0.930

0.205

0.220

0.373

0.557

0.272

低于综合评价水平, 说明新疆外贸方式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主要表现为:一方面,新疆边境贸易方式作为新疆对外贸易的主要方式,占比过大,对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的发展存在“ 挤出效应”,加工贸易与一般贸易发展不足;另一方面,新疆加工贸易额偏低、发展缓慢,加工贸易在对外贸易中占比持续偏低, 导致新疆地产品出口商品的加工水平低, 附加值低。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比重在20152017 年得分较高,在此期间,加工贸易发展促进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进程, 应充分利用周边国家丰富的原材料,大力发展加工贸易,尤其是发展棉纺织等深加工结转业务,提高产品附加值。

(3)2015 — 2018 年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经济效益指数评价值显著高于综合评价值, 除此以外的年份其经济效益指数评价值均低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且在 0.2 的低位水平,而且经济效益指数在所有指数中所占权重最大 ,为0.2485,说明经济效益低是制约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提升的关键因素,应通过边贸出口,实现本地区资源的优化配置,通过发展边贸进口换回尽可能多的国内紧缺的生产资料、先进技术和设备;节约本国或本地区社会劳动,取得比较利益,增加经济效益。

(4)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技术效益指数评价值在大多数年份同样低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在 0.4 以下的低位水平波动,说明技术效益低是制约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提升的重要因素。新疆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在边境贸易出口中发展势头良好, 应持续扩大高技术产品出口份额。而进口技术效益率不断下降,说明进口结 构有待优化,应积极拓展资本技术品进口比重,加大对新疆边贸企业到周边国家投资产品的回运力度,促进“ 投资性进口”代替“ 贸易型进口”。

(5)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竞争力指数在 2002 年至 2012 年显著高于综合评价值,2008 年达到最大值 0.961 , 同比增速高达 45.8%, 竞争力指数评价值是 2002 年的 4.8 倍, 主要源于这一时期新疆与周边国家的边境贸易顺差不断扩大, 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处于优势地位。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竞争力指数在 2013 — 2019 年与综合评价值变化趋势趋于一致,但与上一阶段相比,竞争力指数评价值处于较低水平。一方面,说明整体上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竞争力在下降, 在国际边境贸易竞争中原有市场优势未得到巩固和加强, 应予以关注。另一方面,说明新疆边境贸易在国内沿边省份中的地位由领先水平转变为中上等水平, 接下来应积极借鉴广西、云南、黑龙江等其他省份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经验。值得注意的是,2013 年以来,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竞争力指数评价值不断上升, 可能由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推进使得新疆与周边国家经贸往来更为密切, 为提升边境贸易国外市场份额带来了机遇, 应继续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扩大边贸合作领域,加强经济技术合作,以更好促进边境贸易转型升级。

(6)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潜力指数综合评价值在 2002— 2011 年期间从 0.327 上升至 0.725,上升幅度明显,主要源于在这一时期,新疆与周边国家贸易开放度较高且产业互补性较强。2012 年之后,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潜力指数呈下降趋势,主要原因是随着中亚国家经济复苏, 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与新疆产业结构呈现出明显的同构性特征, 产业结构的互补性减弱。2014 年以来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潜力指数评价值较低,低于综合评价值,说明在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过程中,新疆与周边丝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开放水平还有待提高,新疆与周边国家边境贸易的潜力尚未完全释放, 应在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降低贸易成本等方面加强合作。

(二)影响因素结果分析

1 . 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分析

本文采用对外交流开放度 (国际旅游外汇收入占区生产总值比重) 作为对外开放水平的工具变量[ 10]43-54 ,由于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可能会促进新疆产业结构优化, 本文可能会存在双向影响的情况, 因此采用产业结构优化滞后一期作为工具变量,运用 2SLS 方法探究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影响因素。表 7 将 2SLS 回归结果与普通最小二乘法回归结果进行比较,发现解释变量的系数得到改善,显著性水平也有所增加,说明内生性削弱了变量在模型中的影响。

从回归系数来看:(1)对外开放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的影响最为明显,影响系数为 0.976,说明对外开放水平的提高会显著促进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因此,未来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程度, 利用自身的产业和技术优势, 结合沿线国家的资源禀赋,加快构建支撑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边境贸易产业集群(2)产业结构优化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 型 升级综 合评价 值 的 影 响 系数 为0.542说明产业结构优化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作出了一些贡献。应不断调整边境贸易进出口战略,对传统产业进行技术创新,从国际市场需求的角度出发,积极参加国际产业分工,提升产品的核心价值(3)技术进步水平每增加 1 %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就增加 0.488%。为了加快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应加大技术创新力度, 提高边境贸易出口商品竞争力(4)配套产业支持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的影响系数为负数,但并不显著,可能由于新疆边境贸易企业规模小, 而中小微企业在实际操作中获得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上存在阻碍。

表 7 OLS 与 2SLS 回归结果比较

OLS                        2SLS

图 1 方差分解图

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对自身波动的解释度逐渐降低,最终降低到 40.630% ,而其他变量对新疆边贸转型升级波动的解释度不断提高。其中,产业结构优化水平在期末时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 

C                      -0.057327

(-0.491531)

OPEN                  0.624470** (2.638355)

STR                  0.387251*** (4.790984)

TEC                    0.448215* (2.013127)

-0.269146

(-1.704076) 0.976214*** (2.994724) 0.542179*** (5.02681) 0.488497* (1.929210)

级的方差解释度为 33.769%,明显高于其他解释变量。由此可知,新疆产业结构优化在长期来看是影响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波动的主要原因。技术进步水平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解释作用在长期来看不断上升,在第 4 期期末,技术进步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方差解释为 0.926%,但是,在第 5 期,方差解释度骤然上升,达到 13.852% ,在 

R2                      0.672643                  0.633397

F 统计量        8.903990                  9.665472

2.VAR 模型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解

首先对脉冲响应函数进行分析可以看出,新疆对外开放水平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具有促进作用,但存在滞后效应,并且对外开放水平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冲击效应不稳定。产业结构受到外部条件某一冲击后, 给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带来同向的冲击, 并且这一冲击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和很强的持续效应。在本期给技术进步水平一个正向冲击之后, 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在短期内表现为微弱的正效应,在第 3 期后转为负效应,进一步印证了技术进步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支持力度不足。

为进一步分析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影响因素的贡献度,对 VAR 模型进行方差分解,时期数设定

第 10 期时的方差解释度达到了 18.627%, 其期末方差解释度在所有解释变量中排名第二。由此可见, 技术进步水平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波动的有较大的影响。此外, 对外开放水平在第3— 6 期时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波动的解释作用最大,在期末时的方差解释度达到 6.972%

五、主要结论与对策建议

本文研究结论: 新疆的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以准集约和粗放交替发展的模式推进;“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新疆边境贸易的转型升级水平还未实现有效提升,政策战略优势尚未凸显;经济效益低是制约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水平提升的关键因素;新疆边境贸易商品结构优化效应明显,而在国际边境贸易竞争中原有市场优势并未得到巩固和加强, 与周边国家的边境贸易潜力尚未完全释放;对外开放水平的促进作用在短期内存在滞后效应, 产业结构优化对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和很强的持续效应, 而技术进步水平尚未发挥其对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应有的效用价值。

基于上文研究结论,为促进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第一,促进企业技术创新,培育边境贸易新优势。新疆边境贸易的企业产品主要是劳动密集型, 附加值水平低、产品同质化严重、可替代性强,产品竞争力弱,不利于边境贸易的长远发展,为改善目前这种情况以及优化新疆的区域性产业布局, 应提高边境贸易相关产品的附加值, 用高科技产品去替代依赖廉价劳动力的低附加值产品。

第二,组建边境贸易企业集团,提升边境贸易经营档次。由于边境地区的经济、科技文化等比较落后,地方企业的规模小、档次低,仅靠边境贸易企业的自身力量,难以做大做强边境贸易。边境地区要充分发挥区位优势和特殊优惠政策,积极开展与东中部企业多种形式的横向联合,还要充分依托自治区及兵团各地区资源禀赋优势, 紧抓对口援疆、向西开放等政策优势,进一步加大政策和税收扶持力度,壮大发展一批边境贸易龙头企业,推动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10]53 。

第三,加快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提高边境贸易产品层次。新疆边境贸易出口商品占比较大的是农副产品和日用工业品, 这类产品的特点是附加值低、技术含量小。为适应未来市场竞争,需要不断调整和优化边境贸易出口商品结构, 实现由出口粗加工制品向主要出口精加工制成品转变。

第四,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变“通道 经济 ”为“ 产业经济”。要根据自身的产业基础、劳动力和资源优势, 按照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要求和产业集群化发展的原则, 因地制宜地承接国际和东部沿海地区产业转移,大力吸引科技型、创新型企业投资,形成一批高科技主导产业,沿边地区外贸产业竞争力。

第五,把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契机,提升对外开放水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加强了新疆与丝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 给新疆带来了大量的资金、人才和技术,也为新疆边境贸易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新疆应充分利用政策战略优势,结合本地资源禀赋和优势产业, 进一步提升新疆对外开放水平和边境贸易发展活力。

第六,加强相关配套设施建设,完善边境贸易转型升级载体。要进一步简化海关口岸的审批程序,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加强统计服务,支持新疆口岸大通关建设,维护贸易秩序,提高服务能力等方面促进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工作。把握国家推进外贸转型升级基地建设契机,推动新疆与欧亚经济联盟建立自由贸易区,优化营商环境,发挥与成员国经济互补性强、贸易合作潜力大的优势。

[参考文献]

[1]            ]Gary Gereffi,John  Humphrey,Timothy  Sturgeon.The  governance of global value chains[J].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2005(1),25-39

[2]         Alessia Amighinia, Marco Sanfilippo Impact  of  South – South  FDI and Trade on the Export Upgrading of African Economies,

World Development Volume 64,December 2014,pp.1-17

[3]            高庆,龚新蜀, 刘丽丽. 新疆出口商品结构转型探析[ J]. 中国经贸导刊,2012 ,(20 ).

[4]            赵青松. 论析新疆边境贸易转型升级的路径与对策[J]. 对外经贸实务,2014 (2 ).

[5]             胡颖. 新疆与中亚国家贸易便利化发展的探讨[J]. 对外经贸实务,2011 ,(9 ).

[6]            吴海燕.高技术产品出口贸易与经济增长: 基于联立方程的实证研究[J].中国集体经济,2016 ( 6 ).

[7]            王曼.丝绸之路经济带背景下新疆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路径研究[J].西部皮革,2018 ,(22 ).

[8]            蔡海亚, 徐盈之. 贸易开放是否影响了中国产业结构升级? [ 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7 ,( 10 ).

[9]                  葛翠翠. 金融危机下我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问题研究[ J].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 ,(3 ).

[10]                卢伟. 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分区分类政策研究[ J]. 经济研究参考,2020 (5 ).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